DND3R跑团战报:仙炊奇缘

可以说是我的第一次跑团吧,结局有点仓促和不知所以。。不过还是玩的很开心就对了。

DM/主持人:阿卡

PC/玩家:侏儒德鲁伊古率-稻-獾  扮演者:两重     【爱狗协会蹭的累侏儒德鲁伊】

PC/玩家:精灵术士伊凡斯-利亚顿  扮演者:evans 【运气低迷的守财奴精灵术士】

PC/玩家:人类战士优利卡  扮演者:鹿人丙             【傻大个人类战士】

PC/玩家:矮人战士布洛陀·黑锤 扮演者:乌鸦         【死傲娇矮人战士】

剑刃争鸣,冒险者们怀着各自的愿望描绘一卷卷绮丽的探险历程。

魔法玄奥,施法者们满腹探知的渴求创造一个个奇幻的神秘研究。

而这次的故事,也是这神奇的冒险传说之一。

Act1:

12fb5c2a69ad69c5023bf6aa

这是一队护卫商队来到黑石镇的冒险者小队,然而路上的风调雨顺,对这群烧成灰都散发着冒险冲动的冒险者小队来说,反而却有些索然无味。

小队成员虽然在酒馆大吃大喝着,然而气氛却十分沉闷。没有释放自己冒险热情的他们,就跟没喂饱的小狗一样,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

伊凡斯-利亚顿是一位230岁的精灵术士,血脉中天生流淌的力量以及后天锻炼的技巧使他成为了一个近使好剑,远而善射,甚至能施法控场的战斗好手。这位或许是小队中最年长的冒险者看上去却依然年轻得像一位朝气蓬勃的青年。虽然,此时的他也是一脸无趣的表情。

利亚顿把自己背着的弓放在脚边,向着自己的同伴抱怨着:“真是无聊的旅程。”

侏儒德鲁伊古率-稻-獾没有理会自己的同伴,平时看上去总是主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他,其实内心也在期待惊险万分的冒险吧。然而旅程的经历和想法相反也使得这位侏儒族的青年有些郁闷,找起其他事做起来。

“斯科特,你觉得这个肉如何?”古率一脸认真的把酒馆的食物喂给自己的动物伙伴。斯科特,他的爱斯基摩犬动物伙伴闻了闻食物,吃了起来。是的,和动物伙伴的互动一直都是他的爱好。

矮人战士布洛陀·黑锤和人类战士优利卡则是一言不语的默默喝酒。

沉闷的气氛默默压在这张冒险者小队所在的酒桌上。

而在这个时候,旁边传来了一阵抱怨声。

“那些巫师!”抱怨的声音可不小。“又在做奇怪的事了!”

有趣的是,听到这样一句带着“巫师”这种词的不寻常的话,反而引起了冒险者小队的极大兴趣。犹如望见美女的色鬼,望见肥肉的饿狼,冒险者小队的气氛似乎一下又变得不一样了。

利亚顿仔细观察着那些抱怨着的家伙。

那是一群普通的平民喝着劣质的酒,互相谈论着。

“他们又做什么了?”

“上次不是才做了奇怪的东西么?”

“他们总是在发酵一些奇怪的东西,”抱怨的人说,“就在今天早上,我闻到了有生以来最令人恶心的臭气,从他们的烟囱里冒出来。依我看,那绝对不可能是什么好东西。”

优利卡听见这些话,低语着:”巫师吗,真是另人讨厌。”身为一个不是施法者的战士,优利卡向来不喜爱对上那些有种各种各样奇妙法术的巫师了。

利亚顿拿起桌上的酒瓶,闻了之后皱褶眉头放回桌上,看着同桌的队友,“看来这个地方有麻烦了。”

虽然利亚顿是皱着眉……不过古率敢发自真心的说,利亚顿眼中绝对有着一丝兴奋。古率有些担忧:“唔,别让那些味道熏到我的斯科特就好。”

优利卡对着古率调笑道:“你的狗早晚要成狗粮,是别熏着他才好,不然吃了拉坏肚子可不好。”

这话可气的古率差点要跳到桌子上打他了。

优利卡又向同为施法者的利亚顿问道:“伊凡斯,你觉得是怎么回事?”

矮人战士跟优利卡一样也嘀咕着:“布洛陀也不喜欢那些变戏法的家伙。”

这些战士们的共通点果然很多。古率心想着。

利亚顿向队友问道:“谁比较擅长打交道来着?上去问问就知道了。”

“是啊是啊”那些人还在抱怨着。

“上次据说是在用什么白蛇水煮什么臭鱼,然后把镇里面的人全都放到了。”

“现在就要被赶出镇子了呢”

古率听着这些人的抱怨,其实也逐渐按捺不住内心的冒险欲望。说道:“希望不要对我的斯科特影响太大……我去问问他们好了。”

精灵术士伊凡斯-利亚顿对着自己的队友德鲁伊古率-稻-獾,战士优利卡和布洛陀·黑锤说道:”嘿,哥们,拿着酒去。”

优利卡也接口道:”这些平民给点好处说的东西总是要多些的。”

利亚顿想了想对古率说:“德鲁伊,那就还是你去和这些平民打交道吧。”,随后把酒杯递了过来。

古率接过了利亚顿递过来的酒,向着那些抱怨的镇民走了过去。

古率把酒递给了那些平民,对那些平民问道“嘿,朋友们,你们在说些什么呢?听说那些巫师又在制作什么不好的东西啦?”

“我可不希望他们会熏到我可爱的伙伴。”古率摸了摸自己的伙伴的头。

“唔?你们对哪些奇怪的巫师感兴趣吗?”那群人接过侏儒递过来的麦酒,打量了一下古律,似乎感觉这个小个子看上去意外的亲切,一下热忱起来。“你们是冒险者?”

古率对询问的那人笑着回道:“你知道,像我们这样的冒险者在外,总是喜欢多知道点新鲜事儿的。”古率举起自己的酒杯像他们示意了一下,邀他们一起共饮。

喝酒聊天凑热闹,这是酒馆里常有的事,而侏儒德鲁伊似乎对这意外的熟练,也不知以往的冒险历程中,他靠这样的方式打听了多少的消息。

“你想要知道什么?”其中一位镇民喝着麦酒,似乎一下子和古率熟络了起来,甚至还调侃了一句:“臭烘烘的咸鱼么?”

“你们知道那些巫师到底是想做些什么东西出来吗?”古率直指核心般地问道。

“鬼知道甘德鲁和安多琳要做些什么东西。”只可惜这群普通的镇民看来也不是很清楚他们叙述的对象的真正目的。

“哦豁?听起来还是一对儿?”古率机敏的捕捉到了镇民口中的人民,抿了一口麦酒,循循诱导地着,就像聊家常般调笑道。

“是的,安多琳是镇子上唯一的法师,而甘德鲁是本地小有名气的大厨。”“要不是贵族老爷喜欢甘德鲁,他们早就会被镇民要求滚出这里了。”似乎这诱导的话语还是有点效果的,镇民一句接一句的聊了起来。

然而在侏儒德鲁伊开心地与镇民交流着的同时,他的伙伴们也在一边假装认真吃饭,一边像警戒的兔儿一般竖起了耳朵,仔细倾听着对话。

优利卡侧耳听着他们的交谈,还一边对着矮人战士黑锤说道:”厨师和法师的搭配吗?听村民之前说的那些他们难不成在用法术做菜?你怎么看?”

黑锤满不在乎的一边吃饭一边说:“法师的话,八成是要捣鼓什么奇怪的药水药品吧?” 精灵与矮人总是有许多相反的地方。

精灵术士利亚顿听着听着,倒是慢慢开始压抑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打算加入对话。他把桌上劣质的酒端起跟了过去,对着镇民问道:“他们都做了些什么?”

“一些奇奇怪怪的食物……”

“法师配厨师?这个配对可真有趣儿。不管怎么说,他们现在可真是一对儿苦命鸳鸯,听说现在还正要被赶出镇子了?”古率又举杯抿了一口。

“现在,他们只是搬到离镇子不远的山丘上住着呢。”

“我们可没那个能力赶他们出去。”镇民一言一语的说着。

话刚说完,在古率和利亚顿欲与这位平民继续聊天的时候,他的同伴却突然发出哀嚎“天哪,我都忘记了,镇长老爷要我去请甘德鲁做饭!”

这时除了和你们说话的平民,似乎其他平民都在为那个不辛的人,哀叹了起来。

优利卡终于也忍不住寂寞,决定抛下那个依然在装酷装不感兴趣装作认为那些侏儒精灵人类都是幼稚的家伙的矮人,拿着酒杯凑上去问道:”你们敬爱的镇长看来很喜欢吃他们做的奇奇怪怪的菜呀?”

“贵族老爷们可喜欢着甘德鲁做的菜呢。”镇民略有些不满的说道。

优利卡依然很好奇的问着:“你们不是说他们做的菜臭烘烘的吗?”

“不管怎么说,普通的菜他们还是做的非常好吃的。”镇民无奈的回道。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喜欢开发一些奇奇怪怪的新菜。”

“我们也一起来跟过去看看吧?”利亚顿颇有些意动的样子,盯着要通知厨师的平民,对着自己的队友提议着。

“是吗,那我可以想好好见识一下。”优利卡对着镇民说着,然后转头回应利亚顿道,“行啊,他们说他们正常的菜好像很好吃呀,光喝酒我都有点饿了。”虽然这句话在古率看来只是凑热闹和探险心理发作的借口。

优利卡转头向其他队友投去了询问的眼神。嗯,似乎和身为爱斯基摩犬的斯科特肚子饿时向古率渴求食物的眼神有点像,古率想着。

“你们要去么!”被镇长叫去叫厨师的那位平民欢呼了起来,“太好了!我不用去了!”

“我只要有酒就够了。不过要是有好菜吃的话我也不介意去一次。”矮人不愧是出了名的傲娇种族,这个时候也终于不甘寂寞的凑了过来,并且强调着自己的看法。

古率为自己同伴的冒险心暗自叹息了一下。有些怜悯的摸了摸斯科特的头。“希望到时候不会太让你的鼻子难受。”斯科特抖了抖鼻子,有些疑惑的望着露出了兴奋眼神的主人。

“不幸的人,那些人在说什么。”利亚顿询问那位被差使的平民关于刚刚其他人的哀叹的意思。“他们说的不幸的人是什么意思?”

被差使的平民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小袋钱币,“这里是10GP,是镇长给我跑腿的报酬。全都给您,就麻烦您去通知甘德鲁大厨了。”

“你似乎很怕去厨子那里。”利亚顿看了一眼那些金币,不理睬,反而继续追问道。

“对呀,你们不是说很好吃吗?”优利卡跟着问道,“怎么跟要去地狱一样?”

“怎么说的,普通的菜他们做的非常好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喜欢开发一些奇奇怪怪的新菜……”被追问的平民支支吾吾着。

“10GP,这可不少呢。居然都能令你放弃这个任务。那儿到底是多可怕。”古率望了一下钱袋,略吃惊的说道。

“告诉我具体的情况,我们可以考虑下。”利亚顿紧盯着那位平民道。

“难不成是因为太臭了?”黑锤哈哈大笑着问道。

“对呀,你们不说清楚我们可不去。”优利卡转头没理睬钱袋,对着这位平民说道。

“我们去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那些普通的东西会袭击我们。”平民有些难色地说着:“然后,每次我们手忙搅乱的时候,安多琳的魔宠就会在旁边哈哈大笑。或者一起来欺负我们。”

“袭击?什么普通的东西?难不成你是说菜吗?”优利卡惊讶的问道。

“看来是个喜欢戏弄人的法师。”黑锤略带着点不屑说着。“不过要是干戏弄我,就让她尝尝我的斧子!”

“不是菜,就是书本,椅子,绳子之类的家庭用品。不知道,为什么会动起来!”被差使的平民大声抱怨着。“安多琳法师在的时候还好,安多琳不在……”

“真是一个古怪的法师。”古率皱着眉嘀咕道。

利亚顿似乎没有就这样简单放过这位可怜村民的打算,瞪着他说道:“镇长给你的可不止10G吧,给这么点就想打发我们么?”

“呜呜呜,这些钱足够我们好久的生活了。”这位平民有些害怕地说着,但是很明显没有其他的东西了,他有些可怜的小声抱怨着:“要不是安多琳法师不在,我们就自己去了。”

“好了伊凡斯,不要欺负那位平民了。”黑锤有些看不下去的说道。

利亚顿听从了队友的话,回到座位,看了一会手中的劣质麦酒,然后放回了桌上。拿起脚边的长弓,给弓上弦。“你们打算过去么?”似乎已经有了决定。

“哈……”古率叹一下气,似乎早已知晓事情会这么发展,无奈地说:“要去就一起去吧。”

“终于有事干儿了,哈哈!”人类战士优利卡高兴的站了起来。

“我们是一个小队。”矮人嘴上依然傲娇,却是队里第一个拿上装备和行李的人起身走起的人。真是一个行动派啊。古率想着。

利亚顿站起身,将长弓背回背上,整理装备跟上了他。

优利卡喝完杯里的酒,站起身把东西准备好牵着马跟上了它们。

古率最后才慌忙背起背包,“喂,别走那么快,等等我。”

斯科特似乎也开心的摇起了尾巴,屁颠屁颠的跟着主人一起追上了他的同伴们。


Act2:

6619108377723762913

安多琳和甘德鲁的家离镇子并不远 很快,冒险者小队的成员们就站在了安多琳和甘德鲁家门口。

安多琳和甘德鲁的家是一座外表朴实的小木屋,屋子周围舒适地依偎着一丛的枫树,形成了一个稀疏的小树林。

“看起来很普通嘛。”黑锤说道。

倒是利亚顿很严肃地对着自己的队友们说:”我们……没拿金币。”然后严肃地望向队友。

“呼……呼……都怪你们走的这么兴奋啊……”古率走得稍微有点急,小体型又走得慢,为了跟上冒险的热血冲上脑袋的同伴,他废了不少力。斯科特舔着古率的脸安慰着他。

“回去之后再找那些平民要吧。”利亚顿依然惦记着那些金币。

优利卡首先上去敲门,喊道:“有人在家吗?镇长让我们来的。”

然而并没有人回应。

优利卡回头对队友们耸了耸肩:“好像不在家……”

“会不会在旁边的小树林里?”古率猜想说,朝着树林望了一下。然而树林中除了几只兔子和小鸟,并没有其他人在。

利亚顿试着推了推门,却发现门没有上锁,很轻易的就被推了开来。

“喂,我觉得这样贸然进去不太好把?”“我可不想被当成小偷。”“随意闯入一个法师的家可不是什么好选择。”优利卡,黑锤,古率,冒险者小队的同伴一人一语的劝道。

透过这扇敞开的门,冒险者们都能看见这个舒适的房间里摆着一个很大的沙发,在墙角处,一只加有厚厚垫子的扶手椅正面对着温暖的壁炉。一张小书桌安坐在窗户下面,上面还平摊着一本书。这个房间里有两扇不同方向的门,分别通往餐厅和房子另一侧的大厅。

利亚顿的魔宠小蛇泰尼从他的袖口伸出头来往门的方向探了探,似乎也有着好奇。不过似乎也什么都没有发现。

优利卡大吼道“有!人!在!家!吗!”

然而,回应冒险者们的并不是家主的回答,而是房子里面传来的霹雳哐啷的声音。

“嘿,你们听到了么?这是什么声音?”黑锤惊异地说着。

“似乎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古率猜测道。“或许就是他们所说的那只法师的魔宠?”

“古率,让斯科特进去探探如何?”优利卡向德鲁伊问道。

“诶?不要。”古率用自己小小的身子护住了斯科特,虽然并没有把斯科特全部遮盖住。不如反过来说,在古率背后的斯科特比古率还大一点。“我觉得你会更适合一点。”古率反驳道,这个小个子的侏儒德鲁伊总是很关心他的动物伙伴,尽管他的伙伴斯科特本来就是一只经过战斗训练过的骑乘用犬。

“我们似乎该站好队形了。”精灵术士提醒着自己的队友——冒险开始了。

“应该有人在家,要不我进去看看?”优利卡提议道。不过很显然的被无视了。大家都兴致勃勃,怎会放他一人进去开心。

“虽然可以的地方在厨房,我们还是想去卧室看看吧。”利亚顿提议。

“也好,不过听说是个喜欢戏弄人的家伙,大家小心点。”矮人战士装备好盾和斧头准备进入屋子。

“……其实,我们不是可以在门口贴张纸条告诉那个厨子就好了么?”古率小声的建议,当然,同样被兴致勃勃的同伴们无视了。而且事实上古率也不打算用这个无趣的方法结束这次冒险。

很快,人类战士优利卡和矮人战士黑锤站在前列,精灵术士利亚顿和骑乘用犬斯科特在后排,最中间的反而是古率这位德鲁伊。

一行人小心翼翼地拿着各自的武器,却又兴致勃勃的踏入了这间屋子。

虽然看上去只是一间有着火炉的小客厅一样的地方,大家却依然好奇的环视着周围。

“唔……那边有个门的地方比较像卧室吧?”古率指着前面有着两扇门的房间提议道。

“我们要翻看木桌上的东西么?”利亚顿路过木桌提问着,并且扫视了一下木桌上面的东西。

但是也正是在这一瞬间。

木桌上的书跳了起来,火炉边上的铁钳也挥了起来,而窗帘上的拉绳也摆动着身子卷向了冒险者们。

“嘿,是活化物品!”利亚顿惊讶道。“真是喜欢恶作剧的施法者。”

“怎么回事!注意小心敌袭!”优利卡大喊着。

“该死,所以说我讨厌法师!”矮人也准备好要迎击。

说是这么说,但是由于活化物品的突袭太过突然,冒险者们都被先行突袭了一波。

那本跳起来的书本,用自己的书页狠狠地扇着利亚顿的嘴巴。

利亚顿措手不及的被打脸了!不得不说,看上去利亚顿的脸还是被扇得有点红肿了。

然后窗帘的绳子朝利亚顿卷去,似乎想缠绕住他。庆幸的是,利亚顿的战术位置虽然不太好,但是反射能力还不错,偏了一下身子躲开了绳子的缠绕。

火炉旁的火钳铁棒狠狠的想要戳优利卡一下,不过优利卡也算是较早反应过来的冒险者了,侧身一躲就躲开了这记毫无水平的直刺。

优利卡躲过铁棒的袭击后,大喊着:”鎏金挖开雅库列!”这样不明的词汇,颇有老牌冒险者技术的举起自己的巨剑转身将铁棒砍断了两段,掉落在地。然后依然没有放松警惕,快步移到了木桌旁边。

而精灵术士这边,活化的书本再一次的朝利亚顿打去。然而同一个招式对这位精灵术士不会起效两次。利亚顿轻松躲开了这记没有改变打法的攻击。

矮人战士黑锤见到还有一根绳子在骚扰着自己的同伴,立刻走了几步,拿起矮人重斧就是一斧头。“嘿!老实点!”绳子应声而断,落在地上不动了。

古率往前快步5尺,随后拿着镰刀对活化的书本使出绝技快刀斩乱麻。

这绚丽的刀法一下将书本撕成碎片。

“说到底,也是植物做成的东西。”身为自然之神的信徒的古率对着飞舞的书页理所当然地说道。

战斗开始的很突然,结束的也很突然。

除了术士的脸被打肿了之外,似乎没有什么人受伤。

为了避免重蹈覆辙,利亚顿走到优利卡的左边,施法起了侦测魔法。

“再次声明,我讨厌法师。”而矮人著者重斧在一边嘟囔着。

施法完的利亚顿颇有些不满道:“我是术士,可怜的矮人。”

利亚顿对着自己侦测的方向看着,发现那些被弄坏的东西,上面的灵光在渐渐消失。

“这桌子不会也是怪物把,我砍了他。”战士优利卡颇有些无脑,还没有听术士叙述自己的侦测结果,便举起剑大力挥向了木桌,将桌子砍成了两半。希望到时候不用再赔上桌子的钱,古率心里想着。“原来不是,好吧……”优利卡还在嘀咕着,果然又是一个傻战士。

“我听说过这样的法术。什么样的东西都可能变成活的。大家继续保持警惕会比较好。”古率依然保持着警惕,开始仔细倾听起周围的声音。似乎听见前面那间有着两扇门的房间有嘻嘻哈哈的声音传来。

“那边有什么生物在笑。”古率提醒着自己的队友。

“喂,大伙,现在是要过去那边吗?似乎有谁在前面呢。”优利卡向大家问道。

利亚顿捡起了被古率分尸的活化书的碎片看了看,那一页写着白蛇水煮臭鱼失败。然后头也不转的向队友回道“那我们去前面的卧室看看吧。”

“走吧。。我现在倒有点想看看那个在暗地里恶作剧的小东西了。”古率似乎已经在猜想是谁在暗中嘲笑的模样。

“前面的房间么?我走前面,你们跟着我。”黑崔顶着盾走到了前方的门前,缓缓推开了门。而大家依然摆着一开始进门的阵型来。

这件房间里。一张巨大的床占据了这个房间的中间。靠着墙的一侧是一长列书架和一张写字台。房间对面半开着的两扇小门分别通往盥洗室和一个大衣橱。一名穿着平民衣服但伤痕累累满脸是血的男子瘫倒在床上,手腕和脚踝被绑着。一个小小的人型生物蹲在写字台上,一边扑扇着它那蝙蝠一样的翅膀,一边懒洋洋地把书架上的书拽下来撕成碎片。

那个人看见冒险者们,发出了求救的眼神。

也在这推开门一瞬间,那个蝙蝠翅膀的超小生物飞行着冲刺了过来,攻击了开门的黑锤。看来这个生物早已准备好战斗。

不明生物的尾巴狠狠地刺了一乐一下黑锤,他脸上被划出一道小伤口,引起了黑锤的咒骂声:“……!该死!什么东西!?”

优利卡见到队友被攻击,急忙提起巨剑想要砍中这只不明生物,然而动作太过匆忙,满是破绽。长着蝙蝠的不明生物敏捷的躲了开来。

古率见到情况不对,命令起自己的动物伙伴进行攻击,大喊着:

“斯(wang)科(cai)特,咬它!”


Ac3:

d6342f2efa50f1604ec2261a

斯科特身为一只受过战斗训练的骑乘用犬,对攻击这样的动物技巧十分熟悉。只见他冲上前去,(一张血盆大口)向着那只不明生物咬了过去。

只可惜这动作太过明显,那不明生物凭借着自己超小的体型轻松的躲了过去,还在斯科特咬过去的那刻,用螯刺了斯科特的背部一下。

斯科特“嗷呜”的叫唤了一下,摇了摇身体,似乎这一刺还带着点什么不好的东西,幸好斯科特身体还算强壮,没有起效。

古率跟着自己的狗一起移动,他机敏的绕到了不明生物的背后,打算夹击这个生物。

在这个生物与斯科特擦身而过的一瞬间,提起镰刀挥了过去。

然而,这个有着蝙蝠翅膀的小东西,在空中忽的停下了向前飞行,身体往上倾斜,翻转。居然在空中做了一个灵敏的响尾蛇机动,完全躲过了这次攻击。

精灵术士利亚顿也没有发呆,立马原地施法释放了一道衰弱射线朝这个生物打去。

不过,没有预判的直线型射线攻击对这个空战小高手来说躲过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轻轻一侧身就躲过了这次攻击。

这个长着蝙蝠翅膀的小东西躲过攻击后朝着刚刚绕道他背后的古率就是一鳌刺,刺在了古率不常用的左手手臂上。古率感觉到一阵刺痛,似乎还有点毒性,好在这位冒险者的身体还算不错,勉强抵抗下了这次的毒性发作。

旁边的矮人战士盯着这小东西的移动轨迹,在它得手而返的一刻,一边大喊着:“你竟敢伤害伟大的布洛陀!”一边拿起重斧砍了过去!

那小东西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挥砍给吓到了一下,不过却依然即时的在空中做了个旋转翻身,使那矮人重斧只是擦出了一点伤口。但即使如此不明生物也用着冒险者小队听不懂的语言哇哇大叫着。或许是在咒骂吧,古率猜想着。

倒是黑锤见到自己的攻击没起到什么明显的效果,骂了一句:“这滑溜的混蛋。”

事实上冒险者小队的成员的知识储备还是太过贫乏,如果他们之中有谁有研究过着位面知识这类知识,或许不难发现,这个不明生物是一种经常流传在吟游诗人口中的异界生物——魔鬼。而这个小东西,正是这种家喻户晓的邪恶种族中的超小型生物:小魔鬼。

它几乎是这一种生物最典型的代表生物之一,令人头痛的完美飞行机动,挺高的伤害减免,自愈能力,还自带火炕和毒免,以及天生的各种类法术能力,尽管是炼狱中最小的魔鬼,却依然能成为各种低级冒险者的噩梦。

然而冒险者小队并没有人认识它。

所以这些知识并没有什么卵用。

人类战士尤里卡依然乱挥舞着他那双巨剑,然而再巨大的武器,打不中这小魔鬼也依然没有什么卵用。“我打不中这鬼东西!”他有些发狂的大喊着。

“斯科特,快咬住他!”古率喊着。

斯科特盯着飞舞着的小魔鬼,看准时机扑咬了上去。小魔鬼一时不慎被咬伤了,但是伤口并不严重。

古率看见斯科特咬中了这不明生物一下,趁势也提镰刀砍去。“就是这个时候!”他喊道。这一下可结结实实的打在还在斯科特嘴里挣扎的小魔鬼,然而依然没有造成很大的创伤。

这小东西的生命力也太顽强了吧!古率在发现砍中这个有着蝙蝠翅膀的不明生物的身上所造成的伤害没有想象中的大时如此惊讶的想到。

于是古率往右稍微移动了一下,为了更好的找准这个不明生物的弱点。

精灵术士毕竟是个全能手,他见到其他人与那个不明生物的缠斗十分激烈,便换上精制箭,用精致长弓进行了远程攻击。

但或许是顾忌到队友,也或许是小魔鬼的空中机动性能太强,这一箭没有意外的落空了。

小魔鬼似乎注意到古率的小动作,它与自己的同族一样,选择了一一干死敌人的战术,继续对古率发起了攻击。它在空中划过一个巧妙的弧线,鳌刺一下刺在古率的脖子下方一点。

尽管这一击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但是靠近侏儒的一簇神经丛的这个位置恰恰是古率强韧不够的地方。

“唔!”他低哼一声。毒素扩散在了这个神经簇上,古率的动作一下慢了好几个等级。

黑锤见到自己的队友被攻击,这位很在意再加侏儒朋友的矮人一下着急了,快步五尺,举斧就挥。但是往往着急吃不了热豆腐,越是慌乱的攻击越是难以打中这个小魔鬼。

“该死的东西!到处乱飞!”矮人大喊着:“谁来让他停下!?”

小魔鬼一边飞舞着躲过冒险者小队的攻击,身上的伤势也开始渐渐有些恢复。小队成员这才意识到,这个生物还有治疗自己的能力。

优利卡似乎被这样的情况吓到了,毕竟在小队成员中,他是年龄上最小的一个。他有些畏缩的躲到勇猛的战犬斯科特旁边,准备掏出自己的短弓攻击小魔鬼。

“斯科特,咬住他再过来这里!”古率指挥斯科特先攻击这个不明生物并进行绊摔,然后再往前移动五尺,进行战略走位。

平时便与古率十分亲密的斯科特听懂了古率的话语,这只聪明的找准时机又一次咬中了小魔鬼,并成功的把这个恼人的小东西摔倒了地上。

好机会!古率想到。他对着被斯科特咬中绊摔在地上的无助的不明生物进行了夹击,大声喊着不明意义的招式名称:“生命收割!”

很显然,这次攻击命中也是理所当然,只是造成的伤害依然也是微乎其微,与那看似牛掰的招式名称完完全全相反。

古率感觉到毒素对自己的效果正在慢慢扩大,不适合继续近战,于是趁着小魔鬼还在地上挣扎,移动到了斯科特背后,打算等会施法攻击。“让我先依靠一下吧,斯科特。”他对斯科特如此说着。

利亚顿在远处搭好箭支,又一次瞄准在地上挣扎的小魔鬼。当然,因为斯科特完美的绊摔,这一箭也是中的毫无难度。只可惜这个不明生物的皮肤似乎真的有什么特殊效果,普通的武器依然起不到什么大作用。

小魔鬼在地上挣扎着准备起身再飞起来,黑锤和斯科特当然不愿意见到这个麻烦的小东西再次恼人的飞来飞去,一齐扑击了上去,不过这小东西学了乖,一开始的起身只是一个假动作,黑锤和斯科特的攻击又落了空之后才真正飞了起来。

它对着攻击落空的斯科特的脖子用鳌刺刺了一下。这一下也是合情合理的命中刚刚攻击过,体态还没调整好的斯科特。而且,攻击的位置又恰好方便鳌刺上的毒素扩散。

斯科特的动作也开始有了一丝僵硬和延迟。

“给我!差不多一点啊!”矮人举起重斧瞄准着不明生物的蝙蝠翅膀进行了攻击。

气势满满,然而没打中。

就在冒险者小队气喘吁吁,手忙脚乱,怎么都搞不定那个小东西的时候,突然房间的一角发出了光亮,那是一个魔法的光亮,光亮使冒险者们一瞬间闭上了眼,甚至刚刚攻击完的黑锤都猝不及防的用手遮住眼睛喊道:“什么东西?!”


Act4:

mj1103at01s

再睁开的时候,冒险者们却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位穿着法师的服饰的人类女性,而刚刚那只小东西却忽然不见了。

“天哪!甘德鲁!”她喊着,急忙地跑到床边上,看了看甘德鲁发现,他已经昏迷了,随后她气冲冲的看着你们,“是你们伤害了甘德鲁?!”

人类战士优利卡听见法师的语气再加上刚刚的吃瘪让他有点不快,语气十分不满:“喂喂喂,我们是镇长过故来的。”他指了指自己的同伴德鲁伊,“我朋友的伤就是被刚刚的的袭击者弄的。”

而古率则有些虚弱的拄着斯科特的身体,“女士,在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他就变成了这样了。”

“我们刚进来就看到他被弄成这样了!布洛陀从不说谎!”矮人战士行得正站得直,斩钉截铁地说着。

“袭击者?在这里我只看见了你们!”然而这位法师的怒火似乎还在不断燃烧着。

“女士,你想看看这个家伙是什么就大概明白了吧。”伊凡斯指向了刚刚那个不明生物所在的位置。

“那个东西就在那里,哎?哪个小东西呢?”黑锤才发现那个小东西早已消失不见。

这个时候,冒险者小队才发现那个不明生物已经不知道跑哪去了。

没有其他办法,古率有些虚弱的对着法师说道:“女士,你看看我身上的伤就可以知道我所言非虚了。”

法师忍着怒火,过来仔细检查了一下古身上的伤势。

一边让法师检查自己身上的伤口,古率一边认真的说:“我们过来时,这位先生就被绑着了,他甚至还向我们发出求援的眼神!”

精灵也在一旁说道:“我们要下手的话会这样损伤惨重么?现在的首要目标是救治好甘德鲁啊。”

“唔。。我觉得我也需要救治一下。。”古率弱弱的举起了手。很显然,依然被无视了。

法师检查完伤势,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沃刚妖!”

优利卡见到这个法师终于认清真相,撇了撇嘴角表达着自己的小不满。

“他已经快不行了,我们的队伍里可是有德鲁伊在的。”利亚顿对法师建议到。

“该死的家伙!”法师咒骂了那个不明生物一句,然后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怒火,平静地对小队成员说道:“那就麻烦你们了。”

古率听到这句话,便靠近了床上的男人,打算对他施放治疗微伤,稳定一下这个男人的伤势。但是当古率检查了一下这个男人的伤势的时候,缺发现他只是中了毒,而那些“血迹”其实只是番茄酱。

古率停止了法术的准备。对这位女士说道:“唔。。这位先生。并没有受很重的伤。”一边说着,他一边用手指蘸着番茄酱给法师看了看。“这位先生只是中了毒。”

安多琳凑上去看了看“嗯,这是我们做的番茄酱没错。”

“您刚才说的沃刚妖是?”古率提起了疑问。不过这个可怜的侏儒又一次被无视了。

只因为在这个时候,旁边的房间再一次响起了碰碰的声音。

安多琳好想想起了什么,语气生硬地对着他们说道:“请你们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处理一点东西。”

然后匆匆的离开了房间,之后冒险者们只听见“碰!框!”两声,一下就安静了下来。

古率看着离开的法师,默默施放了一个神莓术。而利亚顿也走进了房间,靠着床边休息了起来。

很快安多琳就回到了卧室,对着众人说道:“很感谢你们对我丈夫的救治,不知道诸位来此有何事?”

“若无他事,我要带我的丈夫去找牧师了。”

而利亚顿和古率对着回来的法师说一同说道:“尊敬的女士,镇长让我们请您的丈夫去给他准备晚宴。”“我们是帮镇长过来叫甘多鲁去制作美食的冒险者。”

“好的,我知道了,过几天,等我的丈夫伤好之后,我们会去的。”法师虽然已经平静下来,不过言语中还是带点冷漠。

一边的战士优利卡却已经耐不住性子问道:“女士,这里有吃的没,饿死啦。听镇上的人说你们这得饭菜好吃的不行呀!”

“唔,做饭的是我的丈夫,你也看见了,现在他受了伤。待他伤好之后,我会邀请你们来大吃一顿的。”法师耸了耸肩道。

“唔。看在我们那么努力救治你丈夫的份上,能否请你向那个牧师说声,让他之后也可以帮我回复一下?”古率一边问着,一边吃着四颗神莓,喂了斯科特一颗。

“或者我们可否打扰一下?我们的同伴受了些伤,不知道能不能给一个房间让我们休息下。毕竟我们是刚来到这里的冒险者。”利亚顿似乎有点想多要求些。

”至于你们的伤势,只有这位德鲁伊先生和他的伙伴需要治疗。”法师安多琳无视了利亚顿的要求,对冒险者们说,“可以,你们直接去找镇上的牧师就好。”

“那可真是万分感谢了。”古率行了一个德鲁伊的感谢礼仪。

旁边的矮人见这个礼仪颇是有趣,便跟着古率做了这个感谢礼仪,虽然学起来有些别扭,但也表现了这个矮人的感谢心情。

“对了,这些 是给你们的报酬。”安多琳说着,然后从自己随身的一个袋子里拿出了一件斗篷和一袋钱币“感谢你们救了我的丈夫。”法师送给了冒险者小队1件魔法斗篷和2000GP的钱财。

“人无事,一切都好。”古率接过东西笑着回道。

然后法师慢慢的目送着冒险者小队的离开。

临走前优利卡还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女士,我可记着吃大餐呢,可别忘了。”可真是一个吃货啊。

又一次的冒险结束了。

冒险者小队又一次在这个冒险中得到了他们最想要的东西。

德鲁伊出力最多,拿到了那件魔法物品——抗力斗篷,尽管人类身材大小的斗篷配上这个侏儒的小身材,显得有些滑稽。希望以后他的主意能多被他的队友采用。

利亚顿分到了属于自己的一份钱财,回到酒馆也依然不忘找那个平民要10GP的他,财迷样十足,嘴里还老是嘀咕着要买卷轴,买魔杖,尽管队里根本没人会撕卷轴,使用魔杖。

优利卡如愿以偿地和他的冒险小队在之后又一起被邀请去了安多琳和甘多鲁的家里吃大餐。饱享美味的他,笑的像个傻瓜蛋。尽管本来就是。

矮人战士似乎没有那么多想要的,但是重新回复到以往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把酒言欢笑开怀的模样,可以知道他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或许在平民们看来,冒险者们都是一群十足的怪人。但是冒险者就是这样,每日期待着新奇的战斗,玄奥的魔法,悬疑的事件,他们满腔都是探险的激情与热血。甚至能仅仅为了这份热血而拼上性命。

这样的人,难道不也很棒么?

这样的人,难道不也很令人羡慕么?

在酒馆里,侏儒德鲁伊古率治好了伤后,开心的和斯科特玩闹;精灵术士利亚顿一遍又一遍的数着自己的金币;人类战士优利卡在疯狂进食着喜爱的美味;矮人战士黑锤也依然在大口喝酒。

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样,为什么甘多鲁会被绑在床上,法师和那个小东西之间又是什么关系,那个小东西又是什么。

呵,那又有何所谓。只要有过冒险,有过经历,不就够了?

因为这也,不过是这个冒险小队的冒险历程中的小小的一个事件而已。

未来,他们的战斗还会继续下去。

1900

普通男青年,学过三年编程,目前在家里帮忙。2015年骑过一次318,有点伪文艺。性格多变,疑似有人格分裂。

四川自贡 http://www.4zen.top